本篇文章1659字,读完约4分钟

夏露正在填写值班日志。

夏露(中)给病人苹果。

夏露是协助湖北医疗队的第二批宁夏国家应急救援队成员,也是盐池县15个医疗队的护士长。自从我来到武汉已经21天了。夏露问走到一起的伙伴们。每个人都说他们不累。几个年轻人也笑着说,“你工作越努力,你就越努力。”她也有同感。随着疫情的逐渐控制和出院病人数量的增加,人们心中的阴霾逐渐散去。

手机上的日历是2月24日。我们到达武汉已经20天了。晨光透过窗户照进房间,房间一片朦胧。

今天是白班。我不敢再糊涂了。当我起床整理一会儿的时候,已经是六点半了。在这一点上,我们需要联系通勤车,这是从酒店到医院7公里远。有一辆通勤车来接我们。虽然后勤保障已经到位,通勤司机也很敬业,从不耽误工作,但根据工作程序,我必须打这个电话,联系后勤人员,报告乘客人数和工作地点。

收容所医院是一家流动医院,提供不同的医疗或技术支持。在汶川地震和玉树地震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,其工作程序严格规范。没有规则,就没有方圆。到达武汉后,我们每个人都有一本写得很清楚的《收容所医院工作手册》,每一步都要按程序来做,甚至洗手也要按程序一步一步来完成。

天渐渐亮了,外面有嘈杂的声音。

在换好去收容所医院的工作服后,伙伴们一个接一个地走进酒店的餐厅,但大多数人象征性地填饱了肚子。尽管领导和领导一再告诉每个人,在有精力工作之前,他们必须先填饱肚子,但每个人仍然担心吃饭和喝水。考虑到下班后脱掉防护服还有将近10个小时,尿布不能解决问题。

7点30分,路过的公交车准时到达,14名员工应根据名单逐一核对上车人数,确保一个都不能少。

今天,数十名患者将被给予咽喉拭子,这是最危险的工作。咽喉拭子用于擦拭患者喉咙的粘液以进行核酸检查。收集时,有些病人喉咙发痒、咳嗽、大笑、呕吐,容易溅到收集器上。在这个班里,它是由我和一名治疗护士提取的。穿防护服时,我们戴上两对橡胶手套和两层口罩。穿上自己的防护服后,我让所有进入“小木屋”的人两人一组互相检查,直到他们觉得自己没有为病毒留下任何空隙,才允许所有人进入小木屋。

护士长夏露日

在武汉方舱医院B区的B舱,我们总共有200张病床,所以我们必须充分掌握每一个病人的情况,一切都要我来操心到位。此外,在我上完班后,我将开始按规定检查氧气瓶、急救用品和消防设施的数量,并阅读上一班给我的所有患者的所有病历,并记下每个基本疾病患者的床号。另外还有两个病人的家属刚刚在其他医院的重症监护室被移交给我,他们还没有脱离危险。两个病人都情绪不稳定,这需要我们的持续关注。

护士长夏露日

在准备好这些之后,我开始给需要接受治疗护士检测的病人发放咽拭子。临时收集室里有各种各样的仪器,最后一个班的护士已经准备好了所有的测试工具。护士通知了病人,病人静静地排队等候。收容所的秩序已经变得井然有序,病人也学会了合作。病人满脸悲伤地走进了收集室。看到这个女孩还和花季一样大,却承受着她不应该承受的痛苦,我向她举起拳头,鼓励她振作起来。两天前,澎湃新闻的记者帮她找到了她父亲住的医院。当她父亲的医生打电话给她询问他父亲的情况时,她听后总是心存疑虑。

护士长夏露日

女孩坐在收集室的方凳上等待着。我竖起大拇指对她说:“看看这颜色,今天的结果肯定是负面的。”戴着几个面具,我的话含糊不清,女孩点头微笑。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微笑。

50多项具有成本效益的测试花了两个小时。在这两个小时里,我见到了所有的病人。收容所医院的每个病人都很焦虑。有时候,微笑和点头也是一剂良药。

一个人的生活是一种精神状态,而感染了冠状病毒的人应该有一种良好的精神状态。

附言

在“小屋”工作6个小时,没有时间吃喝,没有时间上厕所,中间没有休息,有些是不停的。

这一天,夏露两次参观了小屋,在几个关键的检查员面前多呆了几分钟,花了她一半的时间。一天的工作是巡逻,收集咽拭子,与病人交流,与医生和治疗护士合作分发药物,给病人分发午餐,送水果,送病人出院。似乎所有的工作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。

夏露的肚子很大,但她不觉得饿。当我觉得需要吃饭的时候,是时候下班了。(刘国钧)

标题:护士长夏露日

地址:http://www.nxants.com/nxxw/3155.html